主管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主辦單位: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國際 ISSN:1006-5199

國內刊號:11-3591/A

創刊時間:1995年

出刊周期:月刊

期刊開本:大16開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專欄

左路平、吳學琴: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的社會心理分析及其啟示

【內容提要】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當時國民社會心理的影響,國民對統治者的不滿心理、對侵略者的仇恨心理、強烈的愛國心理、對國強民富的渴望心理等構成了當時復雜的社會心理狀態。而文化守舊社會心理的消散、政治猶豫心理的改變、經濟變革心理的強化、集體愛國心理的激化等主流社會心理都助力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迅速傳播。新時代要汲取歷史經驗,在發展中疏導極端社會心理,提升大眾幸福指數,關切社會心理因素,開辟意識形態研究和建設的新視閾,為構建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心理學話語體系奠定基礎。

【關鍵詞】五四時期 馬克思主義傳播 社會心理 意識形態

作者簡介:左路平(1991- ),安徽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安徽合肥 230601;吳學琴(1965- ),安徽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安徽合肥 230601)。


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普列漢諾夫在闡釋意識形態和社會心理關系時認為,社會心理是社會現實與意識形態之間的中介和橋梁,二者之間存在著雙向互動的緊密聯系,意識形態在形成、發展、傳播中都需要通過社會心理的中介作用來實現與社會現實之間的互動。正如李大釗所指出的:“歷史是人間普遍心理表現的記錄。”〖《李大釗文集》(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603頁。〗社會心理反映著歷史,也深刻地影響著人類歷史的進程。馬克思主義在五四時期的廣泛傳播也受到中國人民的社會心理因素的影響,對這些社會心理因素的分析不僅有助于深入理解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的實際狀況和事件背后的社會心理動因,也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形成、發展、傳播和教育提供重要經驗和啟示。

一、五四時期國民的社會心理狀況

社會心理是一定時期、一定群體在從事生產、生活實踐過程中自發形成的、不成體系的、直接反映社會實踐狀況的群體心理狀態,表現為特定群體的情緒、情感、意志、心態、行為傾向、信念等內容。五四時期我國面臨著內憂外患的時局,巴黎和會的外交失敗觸發了五四愛國運動,徹底激發了中國民眾的社會情緒,各種社會心理在五四運動中得以宣泄、呈現和表達。總之,當時國民的社會心理呈現出繁雜多變的總體狀況。 

1.對內充滿對統治者的不滿情緒和強烈的愛國情感

首先,是對統治階級的不滿情緒。當時大多數國民都對現實生活中的生存境遇不滿、憤怒和失望,如對于教育界來說,教師的工資在數十年內不但沒有增加,而且還會遭到地方財政的克扣和拖延,生活條件每況愈下,知識分子對統治者的不滿情緒不斷增加。對于普通民眾更是如此,其生活條件更加惡劣,正如當時山東的青年知識分子王盡美所描述的:“可憐那些貧農的孩子,不到七八歲的時候,就要幫助他父兄去地里操起沉重的工作,日未出即下坡,夜深方回家,終年勤勤懇懇,不敢偷一點閑暇,結果憑血汗所得的食物、衣料,還要讓強有力者盡量搶奪了去,什么賦稅……割肉敲骨,卒致自己還不免致餓死亡。”〖濟南師范學校編:《王盡美遺著與研究文集》,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09年,第421頁。〗當時的普通民眾生活在如此惡劣的社會環境中,必然對統治階級產生諸多不滿和沮喪情緒,不滿和失望的心理彌漫于窮苦大眾階層中。

其次,愛國情緒的空前高漲。中國在巴黎和會的外交失敗和日本對山東的侵略直接激化了國民的愛國情感,人們紛紛走上街頭,參與游行和抗議活動。如工人激憤地指出:“吾國外交失敗,國勢顛危,凡屬國民同仇憤激……吾工界中人,同此熱血,同此天良,際此時期,奚忍坐視?”〖劉明逵、唐玉良主編:《中國近代工人階級與工人運動》第3冊,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02年,第54頁。〗可見,當時北洋政府在外交上的無能導致國家尊嚴的喪失,觸動了國人的心靈深處,激發了全體國民的愛國情緒。這些愛國情緒也直接轉化為五四時期的罷工運動、罷課運動和游行示威活動等,這種運動式的社會情緒發泄直接動搖了北洋軍閥統治的社會根基,一大批知識分子、愛國青年、工人、小資產階級等社會群體走上了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

2.對外充滿對侵略者的仇恨心理和期望國強民富的急切心理

首先,是對帝國主義侵略行徑的仇恨心理。國人對帝國主義侵略行徑的憤恨心理和對本國當權者的失望情緒通過五四運動集中爆發出來,吳玉章在回憶時說道:“從前我們搞革命雖然也看到過一些群眾運動的場面,但是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席卷全國的雄壯浩大的聲勢。在群眾運動的沖擊震蕩下,整個中國從沉睡中復蘇了,開始散發出青春的活力。”〖《吳玉章回憶錄》,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78年,第112頁。〗可見,當時國民對帝國主義的侵略和壓迫行徑已經憤怒到了極點,進而通過五四運動這種最直接的方式表達了自身的憤怒。

其次,是學習國外先進制度而不得其要領的焦慮和急躁心理。在五四運動之前,許多社會有識之士嘗試學習國外的先進制度和技術,但均以失敗告終,如清末洋務運動和戊戌變法的失敗,辛亥革命勝利果實被竊取,都使國人處于一種焦慮和急躁的心理狀態之中:一方面,不斷受到帝國主義的欺凌和剝削,民族尊嚴喪失,焦慮心理蔓延整個社會;另一方面,嘗試學習國外的先進制度和技術又不得要領,反復失敗,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種奴性思維和奴性心理。正如張聞天所指出的:“我們對于這種不合理的社會,情意上早感到不安,因不安也早產生了改造的決心。不過,用什么方法來改造呢?應該改造什么樣呢?這些問題常常橫在我胸前而一日不能去的。無抵抗主義呢?反抗主義呢?無政府主義呢?社會主義呢?”〖《張聞天文集》第1卷,北京: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90年,第36頁。〗可見,當時國民的內心處于恐慌、不安、矛盾和彷徨之中。焦慮和急躁的心理也造成了部分國人對國外制度和技術的盲目崇拜,正如李大釗所指出的:“彼西洋學者,因其所處之時勢、境遇、社會各不相同,則其著書立說,以為救濟矯正之者,亦不能不從之而異。吾輩立言,不察中國今日之情形,不審西洋哲人之時境,甲引丙以駁乙,乙又引丁以駁甲,盲人瞎馬,夢中說夢,殊慮犯胡適之先生所謂‘奴性邏輯’之嫌,此為今日立言之大忌。”〖《李大釗文集》(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547頁。〗部分國民對國外的制度和器物盲目崇拜,不加選擇地拿來,試圖套用于中國之現實,以救中國之困境,也說明了當時部分國民社會心理的變異和病態化。

3.五四時期國民社會心理的總體特點

首先,差異之中有統一。當時國民的差異心理中有著共識性的社會心理,各階層、各社會群體由于自身利益訴求不同而存在著千差萬別的社會心理,但全體國民又有著共同的民族身份和文化認同,差別中必然有著共同性的社會心理,即民族情感和責任感。具體來說,當時社會普遍存在著對國內統治階級的不滿心理、對國外侵略者的仇恨心理、愛國情緒的激進化等。

其次,主流社會心理是社會發展的風向標和集體行動的觸發點。一方面,五四時期,救國救民的社會心理占據著社會的主導地位,在這種心理的引導下,社會各界人士都力所能及地嘗試探索救國救民的方法;另一方面,主流社會心理直接觸發了社會集體行動,五四運動則是主流社會心理轉化為重大社會群體行動的標志。外交失敗激化了愛國情感和憤怒情緒,直接觸發了群眾游行和罷工運動,參與的群眾廣泛。

最后,激情的集體行動后,社會心理逐漸由感性的表達轉化為理性的行為和主張。五四運動的爆發以及初期的一系列行動都是一時激情和感性的產物,這種群體性的激情心理持續的時間不長,難以推動社會的根本性轉變,但其作用卻是不可忽視的。這種心理上的烙印成為社會集體的創傷性記憶,并產生深遠的影響,表現為五四運動時激烈的社會情緒轉變為隨后的理性行動,群體性的社會情緒成為有識之士學習和接受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心理基礎。總之,五四運動激情后的理性沉淀為中國革命形勢的發展奠定了社會心理基礎。

二、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的傳播狀況及其與社會心理的關系

五四時期,特別是這之后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呈現出新的特征,馬克思主義的傳播與當時國民的社會心理之間也存在著深層的聯系。

1.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的總體狀況

19世紀末20世紀初,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已經有所傳播,但是相較于五四運動之后的傳播規模、傳播方式而言,可以歸結為初步傳入而沒有產生廣泛影響。五四運動之后,馬克思主義的傳播無論是在規模、受眾和方式上都有了質的飛躍。

第一,傳播主體和受眾的明顯擴大。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的傳播主體已經擴大為留學生群體、早期馬克思主義者、工人階級和知識分子、本國學生群體和部分國民黨人,他們認識到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后紛紛主動參與傳播,并且出現了李大釗、陳獨秀、楊匏安等一批代表性人物,他們為這一時期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做出了重要貢獻。同時,傳播的受眾也不斷擴大,由早期知識分子內部的傳播走向廣泛的工人群體、學生群體和部分農民群體,擴大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影響力。傳播主體和受眾能夠如此擴大,離不開五四時期社會心理的變化,傳播者在五四時期社會心理的變化是其選擇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原因,而受眾能夠接受馬克思主義也離不開社會環境變化所造成的心理轉變。

第二,傳播方式的多樣化和傳播范圍的擴大。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的途徑漸趨多樣化,包括對馬克思和列寧等人著作的譯介、迅速擴大的報刊宣傳、早期工人內部組織的學習小組、先進知識分子之間的人際傳播等,這些傳播方式的多線并行,為擴大馬克思主義的傳播范圍、增強傳播效果和擴大影響力提供了保障。馬克思主義的傳播范圍也由起初的沿海發達城市,傳向內陸城市和農村地區,被廣大人民所認知、認同和接受。傳播方式的多樣化和范圍的擴大與國民社會心理的變化密切相關,可以說是相伴而行。國民社會心理的變化為馬克思主義傳播創造了心理條件,其傳播也深刻改變了國民的認知心理。

第三,傳播結果是轉化為現實的行動。五四時期特別是之后短短幾年內,馬克思主義的傳播不再作為一種簡單的社會思潮,而是進一步轉化為中國先進知識分子和工人階級的現實行動,包括以罷工形式為代表的工人運動、各種報刊的宣傳、以學習小組形式成立的黨的早期組織,最終推動了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傳播結果的實踐化與當時先進知識分子和早期馬克思主義者的社會心理變化亦是相互關聯的,在對內對外徹底失望的心理助推下,他們選擇了正確的理論和道路。

2.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與社會心理之間的關系

意識形態與社會心理之間存在著雙向互動的關系。一方面,社會心理是理解意識形態的重要前提和基礎,“對于社會心理若沒有精細的研究與了解,思想體系的歷史的唯物主義解釋根本就不可能”〖《普列漢諾夫哲學著作選集》第2卷,北京:三聯書店,1961年,第272頁。〗。社會心理是社會存在與意識形態之間的橋梁,社會心理更加直接、感性地反映社會存在,經過理論抽象和系統概括進而轉化為更加隱蔽、理性形式的意識形態,社會心理由此成為“中介環節”。另一方面,意識形態功能的發揮和效果的實現需要社會心理的中介。在意識形態教育和傳播的實踐中,對社會心理狀況的判斷、把握與運用影響著意識形態功能的發揮和效果的實現,正確把握和運用人們的社會心理,可以促進意識形態傳播效果的提升,使其更加容易被人們所認同并踐行。顯然,對于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而言,與當時的社會心理之間也存在著緊密的聯系。

首先,就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是否受到當時社會心理的影響這一問題,筆者認為,答案無疑是肯定的,而且可以肯定受到很大的影響。這可以從許多親身經歷五四運動人物的回憶錄中、從對當時的社會條件和歷史背景的分析中得出,對當時國民社會心理的分析是解答為什么選擇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為什么傳播得如此迅速、為什么馬克思主義深入人心進而推動了中國共產黨的成立等問題的鑰匙之一,社會心理因素是除馬克思主義自身科學性之外不可或缺的重要動因。正如恩格斯指出的:“我們不知道有任何一種力量能夠強制處在健康清醒狀態的每一個人接受某種思想。”〖《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91頁。〗人們對某種思想的接受與否,并不能夠從外部強制進行,而要看人們的實際需要。社會心理是人們現實需要的直接表征和外部表達,直接呈現著人們對某一思想或理論的需要。其次,就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受到哪些社會心理的影響這一問題,筆者認為,這一時期中國人民的社會心理狀況極其復雜,但是從總體上看,國民的幾種主流心理趨向成為助推馬克思主義傳播的重要動力,下文將一一分析。再次,從根本上看,五四時期的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社會思潮,其符合當時中國人民社會心理需要的特征是其得以傳播的關鍵原因,而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和真理性則是其在中國發芽、生長、壯大乃至生生不息的根本原因,要科學、辯證地分析這兩個因素之間的關系,不能主次顛倒。總之,社會心理是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得以傳播、發展和壯大的關鍵因素。

三、五四時期社會心理的變化助力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傳播

五四運動前期,舊社會倫理道德的心理慣性依然存在,人們在思想上處于受鉗制的狀態,思想上和心理上的弊病在一定程度上成為馬克思主義傳播的阻礙因素。但是,受五四運動前后急劇動蕩社會現實的影響,人們的社會心理發生了重大變化,主流社會心理成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助推因素。正如瞿秋白曾描述的:“《新青年》《新潮》所表現的思潮變動,趁著學生運動中社會心理的傾向,起翻天的巨浪,搖蕩全中國。當時愛國運動的意義,絕不能望文生義的去解釋他……學生運動的引子,山東問題,本來就包括在這里。工業先進國的現代問題是資本主義,在殖民地上就是帝國主義,所以學生運動倏然一變而趨向于社會主義,就是這個原因。”〖《瞿秋白文集》(文學編)第1卷,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第26頁。〗他認為,五四時期國民社會心理的變動是國人最終選擇社會主義的重要原因。

1.新文化運動沖擊了國人的文化守舊心理

由于長期處于封建社會的封閉狀態中,中國人形成了封閉保守、自負排外的民族文化心理。在這種心理的支配下,外來文化很難被中國人民所接受和認同,馬克思主義作為外來文化在中國的傳播也必然受到這種民族文化心理的阻礙。但是,事實上馬克思主義沖破了這種守舊文化的心理藩籬,在中國大地上生根、發芽和壯大。究其原因有二:第一,新文化運動沖擊了封閉保守的民族文化心理,成為先期的文化心理準備。新文化運動是旨在破除封建思想束縛的文化革新運動,在打倒舊道德、舊思想和舊文學等主張的激烈沖擊下,中國民眾卸去了封建禮教在文化心理上的包袱,嘗試以開放的心態接受新鮮事物和外來文化,思想上的啟蒙和解放為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的迅速傳播提供了文化心理準備。第二,馬克思主義作為外來文化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相通是其得以迅速、廣泛傳播的重要文化心理基礎。從深層次看,文化心理是一個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形成的,因而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民族心理,其保守的特質體現在要求延續傳統、不輕易改變的內在心理慣性和思維定勢。因而,在接受外來文化時往往更加容易接受與己相似的、與原有觀念沖突少的文化,而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在內容和本質上的親緣性為其傳播奠定了文化心理基礎。正如吳玉章所說:“社會主義書籍中所描繪的人人平等、消滅貧富的遠大理想大大地鼓舞了我,使我聯想起孫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和中國古代世界大同的學說。所有這些東西,在我腦子里交織成一幅未來社會的美麗遠景。”〖《吳玉章回憶錄》,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78年,第105頁。〗可見,二者之間的相通為五四時期中國人民接受和傳播馬克思主義奠定了文化心理基礎。

2.俄國十月革命的成功改變了國人的政治猶豫心理

五四運動前,中國人民特別是革命先驅者在各種政治道路的選擇上呈現出十分彷徨和猶豫的心理,而十月革命的成功給國人帶來了極大的心理震撼,改變了中國人民的政治心理,“特別是蘇俄兩次宣告廢除沙皇政府對華一切不平等條約,樹立了一個無霸氣、無野心,平等待我的國家新形象,更使中國人民心向往之,渴望了解、學習蘇俄,努力研究、宣傳馬克思主義,便在一部分先進知識分子中形成一種心理趨勢”〖屠文淑:《五四時期中國知識先驅的文化心理探賾》,《江西社會科學》2000年第11期。〗。相反,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與蘇俄的友好態度形成巨大的心理反差,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戰后資本主義的衰敗景象讓中國革命先驅者對資本主義道路產生了政治失望心理。第一,十月革命的勝利為中國人民接受和傳播馬克思主義提供了積極的政治心理準備。蘇俄的對華宣言、償還國土和廢除不平等條約等行動表達了友好的態度,呈現出社會主義國家煥然一新的、與帝國主義侵略行徑不同的精神面貌和現實行動,促使國民形成了一種對無產階級革命的政治信任心理。如蘇俄對華宣言發布后,中國勞工會致電指出:“中華全體的平民,都欽佩你們創造的勢力和犧牲的精神。我們勞動界尤其歡欣鼓舞,愿與你全俄的農民、工人、紅衛兵提攜,立在那人道正義的旗幟下面,一齊努力,除那特殊的階級,實現那世界的大同。”〖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五四運動文選》,北京:三聯書店,1959年,第376頁。〗可見,俄國革命的勝利和對中國的友好態度推動了國民政治心理的轉變,奠定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政治心理基礎。第二,對帝國主義侵略行徑和發展道路的政治失望心理成為馬克思主義傳播的間接促動因素。在巴黎和會上帝國主義國家沆瀣一氣,對戰勝國中國的合理訴求全然不顧,也讓中國人民對資本主義政治道路充滿了失望。同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后資本主義國家的破敗景象也讓革命先驅者對資本主義政治道路產生懷疑和失望心理,“1920年,梁啟超發表《歐游心影錄》,這篇論著中作者以耳聞目睹和親身考察的事實,向人們介紹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歐洲資本主義世界凄慘衰敗的景象,描述了由科學和物質進步給西方文明帶來的危機……雖然他們的分析都帶有某些不準確性和片面性,但人們對資本主義文明的失望卻是一目了然的”〖楊春方:《論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文化心理歷史演變》,《馬克思主義研究》2000年第3期。〗。顯然,人們由對資本主義的失望心理進而轉向對社會主義充滿期望的心理。

3.經濟境況的持續惡化加劇了國人的經濟變革心理

在北洋軍閥的統治下,中國經濟狀況持續惡化,人民的生活條件也每況愈下。可以說,在內外壓迫者的雙重經濟剝削下,國民已經對統治階級和帝國主義產生了極其厭惡、仇視和憤恨的心理,進而產生了經濟變革的心理。第一,統治階級的經濟剝削和政治壓迫使得國民產生了失望、不滿和變革的心理,為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奠定了經濟心理基礎。當時各軍閥為提升自身的實力,不斷擴充軍隊,軍費開支的不斷增長則通過各種稅負、以各種名義從人民身上壓榨和獲取,經濟剝削使得國民的不滿情緒和經濟變革心理不斷增長,而馬克思主義所倡導的分配制度和正義理想正符合當時民眾的心理愿望,助推了其迅速傳播。正如張鼎丞所指出的:“我的家庭和自己受盡了壓迫剝削,對于剝削壓迫的黑暗社會,是極端痛恨的;這就使得我容易接受社會主義革命的思想和共產黨的主張。”〖楊里昂編:《革命名人自述》,廣州:花城出版社,1998年,第220-221頁。〗第二,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各種經濟特權和經濟剝奪,成為國民經濟變革心理生成和增長的外部因素,進而成為馬克思主義傳播的重要促動因素。資本主義經濟的剝削性和侵略性在中國得以充分展現,如租界區的關稅制度、侵略中國的戰爭賠款等不合理的經濟掠奪形式,而蘇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正義性則與其形成巨大的心理反差和對比。國人渴望經濟變革而又反對侵略和戰爭的心理成為選擇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心理基礎,在兩種經濟模式中最終選擇了適合中國的經濟發展方式,這更加符合當時國人的經濟心理,即渴望平等參與、和平相處、正義分配的經濟發展心理。

4.反動統治階級和列強的可惡行徑激化了國人的集體愛國心理

愛國主義情感和心理是植入中華民族文化血液中的精神根基,每逢民族面臨危亡時,愛國主義情感就會集中呈現,五四運動正是愛國主義情感的集中表達,國民的集體尊嚴感和愛國心理因此被激化并得以升華。第一,集體愛國心理的激化與升華為馬克思主義傳播奠定了重要的社會心理基礎。從一定程度上來看,五四運動是一場在群情激憤的愛國主義集體情感激發下形成的群體行為,如當時上海的報刊評論道:“今此學生救國之舉,始而北京,繼而幾遍全國;始而學生,繼而商人,以及各界。始而滬地,繼而又幾遍全國。此何故也?皆所謂響應也。何為而響應?即所謂同此心而感人也。”〖近代史資料編輯組編:《五四愛國運動》(下),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79年,第8頁。〗在激烈的愛國情感共鳴和渲染的作用下,全國各行各業愛國主義情緒的集中爆發成為五四運動的直接觸發點。愛國心理是一種社會情感和社會責任感,承載著當時國人對民族命運的關切,五四運動后,這種愛國情感轉化為理智的現實行動,馬克思主義正是在這種愛國情緒的催化下得以迅速傳播,成為救國救民的理論指南。第二,五四運動后愛國情緒在全國范圍內蔓延,部分民眾在這一大的時代背景感染下,選擇了傳播和接受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通過報刊、學校、各種社團等途徑在中國廣泛傳播,風靡一時,在全社會掀起了談論馬克思主義的熱潮。正如當時《東方雜志》上報道的:“一年以來,社會主義思潮在中國可以算得風起云涌了,報章雜志的上面,東也是研究馬克斯(思)主義,西也是討論布爾希(什)維克主義;這里是闡明社會主義的理論,那里是敘述勞動運動的歷史,蓬蓬勃勃,一唱百和,社會主義在今日的中國,仿佛有‘雄雞一鳴天下曉’的情景。”〖潘公展:《近代社會主義及其批判》,《東方雜志》1921225日。〗這種全社會的風靡必然會引起很多民眾的從眾心理,愛國情感瞬息之間轉變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的熱情,社會主義作為新形式的救國救民道路被廣泛傳播和接受。

四、對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社會心理因素分析的現實啟示

五四時期的社會心理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產生了重要影響,對其進行深入研究和分析對理解當前社會心理和促進新時代意識形態建設有著重要的啟示意義。

1.疏導極端社會心理,提升大眾幸福指數

社會心理是反映時代問題的晴雨表,比較及時地反映和表達著一定時代群眾的呼聲和愿望。在新時代,要通過各種途徑及時關注和掌握人民群眾社會心理的發展狀況,重視由社會心理問題所引發的行動。正如習近平指出的:“要加大心理健康問題基礎性研究,做好心理健康知識和心理疾病科普工作,規范發展心理治療、心理咨詢等心理健康服務。”〖習近平:《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戰略地位 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人民日報》2016821日。〗其實,近年來,因社會心理問題而引發的群體事件已經屢見不鮮。第一,由社會心理問題引起的社會沖突和社會矛盾多發。如前些年出現的因釣魚島問題而引起的對日系車輛的打砸事件,這并不是簡單的愛國情緒的宣泄,背后則隱藏著部分人仇富、焦慮的病態社會心理。第二,個人心理問題已經不斷波及社會。如近年來我國青年在面臨就業、擇偶等現實問題時所表現的社會心理狀況、博碩士研究生自殺事件背后所呈現的青年群體的心理焦慮問題和心理疾病等,這些社會現象和事件都表明部分社會成員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出現了焦慮、煩躁、失落等心理問題,甚至出現了抑郁癥等心理健康疾病。第三,各種社會心理問題蔓延至網絡、自媒體空間。如各種網絡直播中的倫理亂象,其背后有著深刻的心理根源;再如網絡、自媒體空間不斷泛起的悲觀輿論和虛無主義思潮,背后也有著社會心理層面的原因。可見,社會心理狀況已經成為新時代亟須關注和解決的重要現實問題,由社會心理問題引發的一系列情緒化、沖動化和感性化的錯誤行為對新時代社會和諧產生了極大的負面影響。為此,要通過各種途徑,對社會各群體存在的心理問題在了解、掌握的基礎上進行有效的心理疏導,提升民眾進行自我心理調適的能力,促進社會心態的理性化發展,以美好生活需要的不斷得到滿足來提升普通民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維護和諧社會的穩定發展,為新時代各項事業的發展提供健康的社會心理保障。

2.關切社會心理因素,開拓新時代意識形態建設的新視角

普列漢諾夫對社會心理和意識形態的內涵與關系進行了科學的分析,把社會心理的研究納入科學的唯物主義視野下。對五四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的社會心理分析則是對這一理論的具體運用,對于新時代而言,更要積極開拓意識形態建設的社會心理新視角和新路徑。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9頁。〗。社會心理建設和意識形態建設都是新時代的重要任務,而將二者融為一體、協同建設則是新時代的新任務。為此,一方面,要在意識形態建設中把握和運用社會心理,提升意識形態建設的效果。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教育、宣傳和傳播中,只有把握不同社會群體的心理特征,采取符合不同社會群體心理特征的教育和宣傳方式,才能達到心理認同和思想認同的效果,進而促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成為各社會群體的思想認同和現實行動。同時,在實踐中,要充分考察和把握影響意識形態的感性因素,如把人民的獲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等內容納入意識形態建設效果的考察之中,增強黨和群眾之間的情感共鳴,運用情感溝通和情感策略促進意識形態工作效果質的提升。另一方面,要善于把人民群眾的社會心理需求上升為黨的意識形態主張和政策。只有把群眾的社會心理訴求和愿望提升和凝練為新時代黨的思想理論和政策主張,才能使新時代意識形態更加符合人民群眾的現實需求,保證其現實性和人民性。在新時代,要善于運用大數據技術收集信息和資料,及時跟進和了解群眾的社會心理變化,對各個途徑、各個層面反映出來的群眾心理需求給予相應的滿足,對部分社會成員存在的社會心理問題進行及時的疏導和化解。如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識形態主張和政策則是黨對群眾的社會心理進行理論提升的成果,人民群眾在生活中對環境污染、生態破壞和資源浪費呈現的厭惡、不滿和失望心理是生態文明意識形態主張形成的關鍵因素。

3.以社會心理問題為導向,推動馬克思主義心理學研究和建設

在新時代的發展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社會心理問題,這是時代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必然現象,針對這些社會心理問題,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推動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社會心理學研究,構建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社會心理學研究的話語體系。當前我國馬克思主義心理學研究依然具有提升空間,“由于未能全面貫徹馬克思主義哲學,國內心理學往往被西方傳統心理學俘獲,結果迷失在各種異質性概念的馬賽克拼貼之中,有成為缺乏思想史坐標的無根基話語蒙太奇的危險……系統的和徹底的馬克思主義心理學話語創新在國內仍然是缺乏的”〖王波:《中國馬克思主義心理學研究的再思考》,《馬克思主義研究》2018年第4期。〗。為此,新時代要推進具有中國自主話語體系的馬克思主義心理學建設。一方面,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新時代各類社會心理問題為導向進行社會心理學研究。在研究和面對各類社會心理問題和社會心理現象時,要以唯物史觀為指導,全面深刻分析其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根源,為解釋和認知社會心理現象提供理論指導,為化解各類社會心理問題提供科學指引。另一方面,要著力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心理學話語體系,為新時代中國的社會心理學研究走向世界提供話語基礎。中國特色的社會心理學話語體系要圍繞馬克思主義話語體系來打造,使其不僅具有科學性,更具有中國特色,更加符合中國人民的現實需求,為解決新時代中國發展中面臨的社會心理問題提供理論指導,為培育良好的社會心態、化解不良的社會情緒、應對錯誤的社會心理提供科學指引。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

[2] 吳學琴等:《當代中國日常生活維度的意識形態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

[3] 王躍:《變遷中的心態:五四時期社會心理變遷》,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年。

[4] 李在全:《“五四”前后社會法律心理之變動》,《湖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1期。

[5] 周曉虹等:《中國體驗:全球化、社會轉型與中國人社會心態的嬗變》,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年。

(編輯:張 橋)

《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4


掃一掃 關注雜志 二維碼
中超赌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