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主辦單位: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國際 ISSN:1006-5199

國內刊號:11-3591/A

創刊時間:1995年

出刊周期:月刊

期刊開本:大16開

當前位置:首頁 > 重點推介

田心銘:試論改革開放40年的根本成就和根本經驗

【內容提要】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根本成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根本經驗是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原則。堅持“結合”原則,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像一條紅線貫穿在40年改革開放的理論和實踐之中。總結過去是為了引領未來。改革開放是“新的偉大革命”的理論,是黨把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和社會革命理論同中國新的實踐相結合的成果,是指導新時代推進改革開放的理論。只有全黨同志確立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學習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并且把它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保持政治定力,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改革開放才能始終堅持正確的方向,不斷獲得強大的精神動力,創造新的輝煌業績。

【關鍵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改革開放 新的偉大革命

作者簡介:田心銘(1947-  ),教育部高等學校社會科學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 100091)。

以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為標志,中國進入以改革開放為鮮明特點的歷史新時期,已經走過了40年光輝歷程。總結歷史是對過去的回顧與反思,但總結過去不只是為了珍藏自己的歷史和經驗,更是為了將來,為了以史為鑒,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如何認識改革開放40年的成就和經驗,直接關系今后的路應該怎么走,應該堅持和發揚什么,反對和克服什么。總結復雜的歷史過程和豐富的實踐經驗,有時需要把復雜的問題說簡單,即透過復雜現象揭示事物的本質,綜合豐富的經驗歸結為根本之點。

一、根本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根本成就是什么?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40年來取得的成就是一個極為豐富的整體,可以從多種不同角度去總結。例如,可以分別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以及黨的建設、軍隊和國防建設、對外關系等不同方面去梳理,也可以從體制改革、法制完善、科技創新、生產力發展、綜合國力增強、人民生活改善和素質提高等不同角度去研究;可以從縱向方面,把這40年的歷史放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近70年的中國現代史、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170多年的中國近代史、5000年來的中華文明史的長河中去考察,也可以從橫向方面,把中國放到同時期的世界歷史背景中與世界各國的總體狀況去比較。歷史告訴我們,40年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的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極大激發了人民群眾的創造性,極大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極大增強了社會發展活力,使得人民生活顯著改善,綜合國力顯著增強,國際地位顯著提高,實現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到富起來的偉大飛躍,又迎來了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2008年12月,在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周年大會上,胡錦濤在回顧、總結改革開放30年各方面的成就后得出一個結論:“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取得一切成績和進步的根本原因,歸結起來就是: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這一論斷揭示了改革開放取得成就的“根本原因”是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那么,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之間,除了“根本原因”與結果的關系之外,是否還有其他關系呢?隨著實踐發展和認識深化,2012年11月,黨的十八大報告總結包括改革開放30多年在內的中國共產黨人接力探索的歷史,得出一個結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黨和人民九十多年奮斗、創造、積累的根本成就。”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改革開放最主要的成果是開創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提供了強大動力和有力保障。”這些論述進一步揭示了,對于改革開放新時期來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本身就是“根本成就”或“最主要的成果”。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習時闡述十八大的精神時,他講的第一條就是:“深刻領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黨和人民長期實踐取得的根本成就。”為什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本身就是“根本成就”?這的確是一個需要我們認真學習、深刻領會的重要問題。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首先是作為一條道路被我們探求到的。1982年,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提出“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是我們黨第一次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寫在自己的旗幟上。30年后的2012年11月,習近平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回首來路,展望前程,告誡全黨:“全黨同志必須牢記,道路決定命運,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多么不容易,我們必須堅定不移走下去。”此后不久,2013年1月,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研討班上,習近平回顧、總結我們黨在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歷史時期探索并形成符合中國實際的新民主主義道路、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歷程,得出結論說:“道路問題是關系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第一位的問題,道路就是黨的生命。”他還引用毛澤東的話強調:“在革命中未有革命黨領錯了路而革命不失敗的。”

自從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后,先進的中國人就歷經千辛萬苦尋求救亡圖存的道路。十月革命后,中國人找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得出了“走俄國人的路”的結論。中國共產黨成立后,經過90多年接力探索,付出各種代價,才開辟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條道路,是以黨長期奮斗的成果為基礎,在改革開放新時期開創的。“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可見,中國近代以來的歷史告訴我們,開創出這條道路,是改革開放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是“根本成就”。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理論和實踐的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有越來越豐富的內涵。黨領導人民把實踐、理論、制度、文化緊密結合,既把成功的實踐上升為理論,又以正確的理論指導新的實踐,還把實踐中已見成效的方針政策及時上升為黨和國家的制度,同時推動文化繁榮興盛,從而開創了由道路、理論體系、制度、文化相互關聯、融為一體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對作為改革開放“根本成就”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出完整概括,對其中的道路、理論體系、制度和文化分別給予明確定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是黨和人民歷盡千辛萬苦、付出巨大代價取得的根本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創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指導黨和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正確理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制度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是激勵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進的強大精神力量。找到了“必由之路”,創立了指導黨和人民的“正確理論”,建立了“根本制度保障”,形成了“強大精神力量”,這不就是我們取得的最重要、最寶貴的成就嗎?還有什么成就比這更加具有根本性的意義呢?

可見,改革開放的主題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的事業就是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事業,改革開放的成就就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就。40年來的改革開放新時期,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開創時期。總結改革開放的經驗,必須始終不忘這個根本成就。如果僅僅看到某一方面的進步而忘記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根本成就,將其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割裂開來,那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是言不及義,忘記了事物的根本。如果否認改革開放的根本成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而將其歸結到其他某些不同的甚至相反的方面,那就曲解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本質,背離了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

總結過去是為了引領未來。確認根本成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僅是要緊緊抓住這個主題去總結歷史,更是為了抓住這個主題引領未來,繼續接力奮斗,把這篇大文章寫下去。習近平把總結過去和引領未來的千言萬語歸結為一句話:“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他強調,說一千道一萬,歸結為一點,就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由黨的十九大確立為行動指南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是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想。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就是要保持政治定力,始終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二、根本經驗: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

認識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40年的根本成就和取得其他一切成就的根本原因,還應該進一步追問:為什么我們黨能夠成功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根本的歷史經驗是什么?透過根本成就探究歷史經驗,可以看到,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歸結到一點,就是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原則。

這條“結合”原則,是黨在七大確立起來并一貫堅持的原則。中國共產黨人總結長期實踐中成功的和失敗的經驗,在延安整風時提出了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思想,并成為全黨共識。1945年4月,黨的六屆七中全會通過的《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開宗明義對黨的歷史作出一個重大結論:“中國共產黨自1921年產生以來,就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針,毛澤東同志關于中國革命的理論和實踐便是此種結合的代表。”隨后不久,黨的七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規定:“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踐之統一的思想——毛澤東思想,作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針。”這就莊嚴宣告,中國共產黨已經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同中國實際結合起來,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并將這一偉大飛躍的成果命名為毛澤東思想,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與此同時,也就確立了把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原則。1956年,黨的八大通過的黨章再次明確規定必須堅持這一原則:“黨在自己的活動中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同中國革命斗爭的具體實踐密切結合的原則,反對任何教條主義的或者經驗主義的偏向。”

新時期的改革開放是從端正黨的思想路線破題的。改革開放起步階段我國思想領域最鮮明的特征,是強調“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堅持實事求是,就是要把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夕,鄧小平在多次講話中反復強調一個思想:“毛澤東思想的基本點就是實事求是,就是把馬列主義的普遍原理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鄧小平1978年12月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夕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實際上是三中全會的主題報告”。他在這個講話中強調:“根本的是要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要努力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則同我國實現四個現代化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提出,“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普遍原理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并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加以發展”,是“黨中央在理論戰線上的崇高任務”。這就從理論指導的高度為新時期改革開放確立了基本原則,指明了前進方向。

    我們黨正是遵循這條“結合”原則,才探索出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1982年,當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第一次對“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出明確表述時,他就把這條道路看作是堅持“結合”的結果,他說:“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是我們總結長期歷史經驗得出的基本結論。”2008年,在紀念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周年之際,我們黨回顧總結30年來的歷程,明確指出:“三十年的歷史經驗歸結到一點,就是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走自己的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國共產黨歷來重視總結經驗,善于從自己的經驗中學習。每當重要歷史關頭,黨都要從自己極為豐富的經驗中找出根本之點,上升為理論,作為行動的指南。堅持“結合”原則,就是黨把全部歷史經驗歸結為一點得出的基本結論。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多次對這一基本結論作出深入闡述。2016年,習近平總結建黨95年來的歷史和經驗,向全黨同志提出了“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8條要求,其中首要的一條就是:“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當代中國實際和時代特點緊密結合起來,推進理論創新、實踐創新,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前進。”

2018年5月4日,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撫今追昔,用三個“結合起來”實現“偉大飛躍”對黨的全部歷史作出概括。他指出:中國共產黨誕生后,“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實現了中華民族從東亞病夫到站起來的“偉大飛躍”;改革開放以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改革開放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實現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到富起來的“偉大飛躍”;在新時代,“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新時代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中華民族迎來了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他由此得出的歷史結論是用三個“完全正確”鄭重宣示的:“歷史和人民選擇馬克思主義是完全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寫在自己的旗幟上是完全正確的,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是完全正確的!”

面對改革開放40年無比豐富的經驗,只有將其歸結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這條已被歷史證明是完全正確的原則,才能抓住根本,提綱挈領,作出正確的深刻的總結。

三、一條貫穿40年改革開放理論和實踐的紅線

中國共產黨是建立在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上的以實現共產主義為最終目的的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是黨對待馬克思主義的根本態度。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黨在現階段的根本任務。由此就決定了,堅持“結合”原則,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像一條紅線貫穿在40年改革開放的理論和實踐之中。

“結合”原則有兩個基本要點:一是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二是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堅持“結合”原則,就是把這兩方面統一起來,既反對理論脫離實際,又反對實踐脫離科學理論;既反對否定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又反對無視新的實踐發展用教條主義的態度對待馬克思主義。正是這兩方面的統一,凝結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根本成就。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不久,1979年3月,鄧小平在黨的理論工作務虛會上提出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他在論述“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時,批評有人“公然反對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反對馬列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而產生的毛澤東思想”,強調“我們將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前進”。他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分析“實現四個現代化”這個“最重要的新問題”,闡述了幾個迫切的理論問題,其中首要的問題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矛盾和目前時期的主要矛盾”。他重申了毛澤東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中提出的關于社會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觀點,指出生產力發展水平低,不能滿足人民和國家的需要,就是我們目前時期的主要矛盾。這篇講話在我國改革開放新時期的歷史起點上為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反對各種否定馬克思主義的錯誤思想確立了不可逾越的基本原則,抓住了社會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問題作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則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切入點。

    新時期的改革開放是從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把全黨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起步的,是圍繞著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展開的,所以經濟體制改革自然成為改革的開端和重點。這里我們著重通過對經濟體制改革的回顧和思考,來討論本文所關注的改革開放的根本成就和根本經驗問題。

1984年10月20日召開的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對經濟體制改革作出全面部署,全會通過的《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下文簡稱《決定》)是經濟體制改革的綱領性文件。鄧小平在會議通過《決定》后發言時表示,“我的印象是寫出了一個政治經濟學的初稿,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中國社會主義實踐相結合的政治經濟學”。我們看到,這個《決定》一開頭就明確規定:經濟體制改革“必須按照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結合起來,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總要求”進行。按照這個總要求,《決定》對改革的一系列重大問題作出闡述,指出:“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仍然是生產關系和生產力、上層建筑和經濟基礎之間的矛盾。我們改革經濟體制,是在堅持社會主義制度的前提下,改革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中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一系列相互聯系的環節和方面。這種改革,是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有計劃、有步驟、有秩序地進行的,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按照這個《決定》,唯物史觀關于社會基本矛盾的理論,是我國改革的理論基礎;改革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中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一系列環節和方面,是我國改革的理論根據;在堅持社會主義制度的前提下實現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發展,是我國改革的基本性質;建立有中國特色的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促進生產力發展,是我國改革的基本任務;改革必須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有計劃、有步驟、有秩序地進行;要把是否有利于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生產力作為檢驗一切改革得失成敗的最主要標準。

鄧小平在全會通過《決定》后的發言中說,雖然他對《決定》有“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和中國社會主義實踐相結合的政治經濟學”“這么一個評價”,“但是要到五年之后才能夠講這個話,證明它正確”。這表明,他期待著在改革的實踐中檢驗和發展這些理論。

31年后的2015年11月23日,習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和方法論進行集體學習時,重提1984年黨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和鄧小平對這個《決定》的評價。他回顧說:“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同改革開放新的實踐結合起來,不斷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30多年來,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入,我們形成了許多重要的理論成果”〖ZW(〗《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第2-3頁。〖ZW)〗。這些理論成果,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沒有講過,改革開放前我們也沒有這方面的實踐和認識,是適應當代中國國情和時代特點的政治經濟學。他列舉了多項重要理論成果,并從六個方面深入闡述了如何不斷形成新的理論成果,不斷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第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第二,堅持新的發展理念。第三,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第四,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分配制度。第五,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第六,堅持對外開放基本國策。這些重要論述具有高度概括性,有極為豐富的思想理論內涵,既堅持又發展了十二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的基本理論觀點和指導原則,為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指明了方向,顯示出當代中國正在逐步形成的政治經濟學鴻篇巨制的結構和輪廓。

回顧自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1984年十二屆三中全會以來的改革歷程,重溫從鄧小平到習近平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論述,我們處處都感受到,中國的經濟體制改革貫穿著一條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同中國經濟發展實際相結合,不斷開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體制建設和經濟發展道路的紅線。

中國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改革開放以來,黨的歷次三中全會都研究討論深化改革問題。40年來,從農村到城市,從試點到推廣,從經濟體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我國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的牽引作用,推進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生態文明體制和黨的建設制度改革,不斷擴大開放,成功實現了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歷史轉折,不斷形成和發展符合當代中國國情的新的體制機制,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提供了強大動力和制度保障。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蹄疾步穩推進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形成了以全面深化改革為動力的“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全面深化改革取得了重大突破。40年來的改革開放推動著我國建立并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全社會發展活力和創新活力明顯增強,實現了人民生活從溫飽到小康的歷史性跨越,實現了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的歷史性飛躍。

實踐充分證明,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領導中國人民實行改革開放,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完全正確的和非常成功的。

四、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

40年改革開放的根本成就和根本經驗,為我們在新時代繼續推進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提供了歷史的啟示。

把改革看作一種革命,是黨在新時期提出來的一個重要觀點。“新的偉大革命”是指導我們在新時代推進改革開放的重要理論。鄧小平在改革開放初期提出:“我們把改革當作一種革命。”習近平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論述“全面深化改革”時說:“改革開放是我們黨在新的時代條件下帶領人民進行的新的偉大革命。”我們黨曾經領導人民完成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為什么說改革開放是“新的偉大革命”呢?討論這個問題不能離開馬克思主義關于“革命”的基本原理和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的歷史。

當馬克思1859年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總結自己的研究成果,對他創立的唯物史觀作出經典表述時,“社會革命”的概念是這樣提出來的:“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運動的現存生產關系或財產關系(這只是生產關系的法律用語)發生矛盾。于是這些關系便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那時社會革命的時代就到來了。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筑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這表明,在唯物史觀的理論體系和話語體系中,“社會革命”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矛盾運動的必然產物,是社會形態從低級走向高級的變革。“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

人類歷史進程中有不同的社會革命。馬克思在總結1848年革命經驗的著作《1848年到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斗爭》中,闡述了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區別于歷史上其他社會革命的特點和目標:“這種社會主義就是宣布不斷革命,就是無產階級的階級專政,這種專政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差別,達到消滅這些差別所由產生的一切生產關系,達到消滅和這些生產關系相適應的一切社會關系,達到改變由這些社會關系產生出來的一切觀念的必然的過渡階段。”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是不斷的革命,是以實現共產主義為目標的徹底的革命。

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的社會革命理論尤其是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理論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創立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奪取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又創造性地開辟了一條適合中國特點的社會主義改造的道路,實現了由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過渡,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

改革開放是“新的偉大革命”的理論,是黨把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和革命理論同中國新的實踐相結合的成果,是指導新時代推進改革開放的理論。這一理論既堅持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又符合中國改革開放的實際。

1.改革開放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革命

    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革命之所以發生,是因為生產力的發展受到了阻礙;革命的根本目的,就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過去我們進行了新民主主義革命;新中國成立后,完成了土地革命,又進行了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那是一個偉大的革命。鄧小平說:“我們所有的改革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掃除發展社會生產力的障礙。”“改革的性質同過去的革命一樣,也是為了掃除發展社會生產力的障礙。”“從這個意義上說,改革也可以叫革命性的變革。”習近平也是運用馬克思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理論來揭示改革的歷史必然性和歷史使命的,他強調要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關于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思想。他指出,物質生產力是全部社會生活的物質前提,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相互作用、相互制約,支配著整個社會發展進程,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所以“我們要勇于全面深化改革,自覺通過調整生產關系激發社會生產力發展活力,自覺通過完善上層建筑適應經濟基礎發展要求,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加符合規律地向前發展”

如果說在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提出改革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革命,這是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作出的理論預見,那么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關于改革的歷史作用的論斷,則是被改革開放以來的實踐證明了的科學結論。習近平指出,實踐“充分證明了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活力之源,是黨和人民事業大踏步趕上時代的重要法寶,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

 2.改革開放是中國共產黨人一以貫之的偉大社會革命的一部分

    理解習近平改革開放是“新的偉大革命”的思想,要將其置于習近平關于“革命”的系列論述中去解讀。黨的十八大后不久,2013年1月5日,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習近平提出:“革命理想高于天。”他強調:“沒有遠大理想,不是合格的共產黨員;離開現實工作而空談遠大理想,也不是合格的共產黨員。”五年之后的2018年1月5日,習近平又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研討班上發表講話,“偉大社會革命”成為講話中反復出現的關鍵詞。他強調:不要忘記我們是共產黨人,我們是革命者,不要喪失了革命精神。全黨同志必須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勇于把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了97年的偉大社會革命繼續進行下去。他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置于黨和人民進行的“偉大社會革命”中去闡釋,指出: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一場社會革命要取得最終勝利,往往需要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社會革命的成果,也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社會革命的繼續,必須一以貫之進行下去。

這些重要論述告訴我們,改革開放之所以是“新的偉大革命”,是因為它是建黨97年來一直在進行的偉大社會革命的成果,是我們必須繼續推進下去的以實現共產主義為最終目標的漫長革命歷史過程的一部分,總之,是中國共產黨人一以貫之的偉大社會革命的一部分。

革命都是社會矛盾運動的產物,革命本身就是解決矛盾的斗爭。40年的改革開放既然是一種革命,就必然是充滿矛盾斗爭的砥礪奮進的歷程。各種矛盾斗爭的焦點是:要不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不要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原則。這一斗爭貫穿改革開放的全過程,決定著改革開放的方向和得失成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根本成就,是在同各種否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潮和主張的斗爭中取得的。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根本經驗,是同反對各種否定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并將其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錯誤思想進行斗爭的經驗。這一斗爭今天仍然存在,今后還將繼續進行下去。

黨的十九大宣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確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歷史地位。我們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推進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

推進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必須進行偉大斗爭。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社會是在矛盾運動中前進的,有矛盾就會有斗爭。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為了奪取偉大斗爭的勝利,必須充分認識這場偉大斗爭的長期性、復雜性、艱巨性,發揚斗爭精神,提高斗爭本領。

進行偉大斗爭,推進新的偉大革命,必須堅定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習近平說,他在主持起草黨的十八大報告時,專門要求寫了這樣一段話:“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是共產黨人經受住任何考驗的精神支柱。”筆者認為,習近平反復強調的這一段話,應該成為每一個共產黨員的座右銘。這一重要論斷把馬克思主義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緊緊聯系在一起,表明了其間不可分割的內在關聯,揭示了它們作為共產黨人政治靈魂的崇高地位和精神支柱的偉大作用。改革開放是社會主義的自我完善和自我發展,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別的什么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與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征相結合的產物;社會主義經過一個長過程發展代替資本主義,最終走向共產主義,是馬克思主義揭示的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這就決定了,歸根到底,只有全黨同志確立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學習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并且把它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矢志不渝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改革開放才能始終堅持正確的方向,不斷獲得強大精神動力,創造新的輝煌業績。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

[2]《毛澤東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

[3]《鄧小平文選》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

[4]《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

文章來源:《馬克思主義研究》2018年第11期。

掃一掃 關注雜志 二維碼
中超赌球